女大学生每天吸食上百支笑气 为此不惜出卖身体

2020-05-13 中国安全保卫网危险物品 正文

  原标题:尝试一次即上瘾!24岁女大学生每天吸食上百支,不惜出卖身体!更可怕的是…

  小梁24岁,原本正是青春年华,如今却病痛缠身。这一切,都要归结于“笑气”。

  三年前,她还在杭州下沙一所大学念书,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看到有销售“快乐气体”的广告,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购买了。这所谓的“快乐气体”,实际上就是笑气。

  尝过一次后一发不可收拾

  尝试过一次后,小梁一发不可收拾,无聊的时候、心情低落的时候,都会吸食笑气,时间久了,她还会跟微信上结识的有同样爱好的朋友一起吸。

  笑气一般被灌装在一支支的小钢瓶里,通常是按箱出售的,每箱有240到300支不等,售价五六百左右。

  由于笑气产生的快感只能维持几秒钟,所以很多吸食笑气者会一支接着一支连续吸。

  起初几十支,慢慢地发展到上百支,小梁对笑气的依赖性越来越重,在这上面的花费也越来越大。

  为了负担每天上百瓶“笑气”开销

  她不惜出卖自己身体

  小梁家里条件并不好,毕业后也没有找工作,为了负担每天上百瓶“笑气”的开销,她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多次利用网络招嫖卖淫。

  不仅如此,她还凭借自己的“渠道”和“资源”,拉上一众“小姐妹”打着“学生妹陪吸”的旗号,以2000-4000元不等的价格提供性服务,每次交易完成后,梁某可以从中赚取500元的提成。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三年,在此期间,小梁还染上了性病,如今,她除了经受病痛的折磨,还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被“笑气”毁掉的远不止一个人

  和小梁一样被“笑气”毁掉生活的,还有男子方某和女子楼某。两人都才成年,是男女朋友,已经有了一个孩子。

  由于两人生活经验不足,楼某的母亲柏某便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除了照顾外孙,还要负担一家人的生活。

  两人没有正当职业,因为之前有过购买笑气的经验,他们便干脆靠贩卖“笑气”谋生。

  他们的笑气都是通过网络渠道进货,之后再通过微信朋友圈、贴吧等渠道,销售给他人。

  生意好的时候,两人一天的销售利润就高达一两万元,不过由于他们自己也吸食笑气,所以赚来的这些钱,几乎都被他们拿来“以贩养吸”了。

  不久前,负责运送“笑气”的司机有事回了老家,两人便要求柏某为他们运送“笑气”。

  起初,柏某竭力反对,但架不住两人软硬兼施、一再要求,最终还是答应了。

  之后,柏某为两人做了足足两个月的“送货员”,直到被警方抓获。

  三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目前,方、楼二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柏某则被取保候审。

  男子贩卖“笑气”1年获利超700万,最终……

  化某曾是一个餐饮业主。30岁出头的他头脑灵活、事业有成,在杭州餐饮业也算有头有脸。201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笑气”。

  那年,杭州警方正对以冰毒为代表传统毒品展开高压打击,冰毒的市场供给严重萎缩。

  化某敏锐地察觉到了“商机”,开始采用隐蔽手段悄悄将“笑气”推介给身边的朋友,通过免费尝鲜的“营销”手段,迅速占领了市场空间。

  在固定消费群体的同时,化某还以自己在餐饮界的“资源”为筹码,不遗余力地拓展“分销代理”,企图进一步垄断市场。

  短短一年时间里,化某就组织起一个跨越四层的庞大分销网络,每层按50-100元的金额赚取差价,将“笑气”从出货端的300元/箱逐级加价到吸食端的650元/箱。

  经查,2019年4月至今,其销售“笑气”就达2万余箱,共获利700余万元。

  去年年底,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工作研判中发现,林某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利用成教招生中介的身份作掩护,在钱塘新区大肆向低龄青年群体贩卖“笑气”,日交易资金量多达万余元。

  杭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

  这边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侦查,那边,拱墅区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贩卖“笑气”案。

  专案组将这两起案子串并侦查,很快锁定了5个利用网络手段非法经营“笑气”的犯罪团伙。

  涉案人员多为“90后”“00后”

  经进一步侦查,专案组逐步摸清了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涉案人员的交易方式以及他们的行踪轨迹等情况。

  涉案人员大多年纪较轻,“90后”占七成、“00后”占二成。

  作案手段隐蔽且具有迷惑性,他们通过互联网发布出货信息、招收“分销”代理、分享吸食感受甚至提供年轻女性陪吸服务作为诱惑,不断引诱人员上钩。

  经过连续几个月的缜密侦查,2020年5月7日凌晨,杭州警方出动370余名警力、67个抓捕组在江苏、上海及省内多地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2名,查处仓库5个,缴获“笑气”钢瓶10万余支,查扣涉案资金近250万元、涉案车辆4辆,并在外省捣毁“笑气”加工点1个。

 笑气加工厂
笑气加工厂

  去年以来公安机关已接到

  疑似“笑气”警情500余起

  笑气到底是什么?

  “笑气”的学名是一氧化二氮,是一种无色、甜味的气体,广泛应用于医药麻醉、食品加工等生产生活领域,因吸入后会使人产生精神快感并发笑,故称“笑气”。

  长期过量吸食笑气,会对人体造成严重危害,重度成瘾人员会产生幻觉,表现狂躁并伴随暴力攻击性行为。

笑气加工厂
笑气加工厂

  近年来,因吸食“笑气”引发自伤自残、产生幻觉跳楼等极端事例以及伴生的其他违法犯罪事件频频发生。

  据统计,2019年以来,杭州市公安机关接到疑似“笑气”警情多达500余起,内容涉及自伤、自残、经济纠纷、寻衅滋事、聚众淫乱、强奸等众多案(事)件。

  杭州警方在调查中还发现,目前滥用“笑气”问题逐渐呈现出群体低龄化、价格低廉化以及贩售网络化等特征。

  “笑气”经过精美伪装后,通过互联网向年青群体加速渗透蔓延。他们在猎奇心理的驱使下,成为“笑气”滥用的主要受害者,甚至因此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民警说,有的重度成瘾者一夜就要花费数千元,吸掉上百瓶“笑气”;同时,在高利润驱使下,也有嫌疑人铤而走险,有的披着合法“气商”的外衣、有的打着传播“快乐”的旗号,大肆制售“笑气”。

  警方提醒:

  目前,

  我国未将“笑气”列入麻醉药品

  或精神药品的管制目录,

  但“笑气”对人体的危害性,

  不仅在结果上和毒品类似,

  甚至成瘾性方面也与毒品相同,

  可谓不是毒品的“毒品”。

  还是那句话,

  珍爱生命,

  远离毒品,

  远离“笑气”。

  来源:广州日报、综合都市快报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