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澜纵横 > 文澜纵横

王新龙:院子里的枣树

2019-09-11 17:24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家里一棵枣树,听说是奶奶亲手种的。树干有一尺厚,有一点象参天的大树遮天蔽日,犹如一把大伞撑开着。粗糙的树皮都是黑褐色的,表面皲裂成好多皱纹。枣树的枝条弯弯曲曲的,上面长了许多的刺儿,这些刺儿很尖、很硬,扎到手上特别疼。一年中的秋冬两季,枣树显得不那么起眼儿,只有多嘴的麻雀,有时站在他的枝条上搔着羽毛,喳喳地叫几声。
 
  故乡的四季特别明显,而枣树也随着季节的变化不断变换它的容貌。每年的谷雨前后,枣树的枝条上长满了椭圆形的小绿叶子。转眼到了五月间,枣树就开始开花了,只有大米粒那么大,枣树开的花越多,就预示着今年的枣子一定会结很多果实。黄色的枣花,一簇就有好几朵,一枝枣叶上就有好几簇。风吹过,枣树在微风中翩翩起舞,它的枝叶随风飘动,稠密的枣花就会簌簌地落下来,落在奶奶的头上、衣服上,甚至端着干活的器具里常常落满细碎的枣花。当时,几岁的我常会细心地一粒一粒地帮奶奶拿掉满身的枣花。阴历七月份,进入了枣子成熟的季节,有长形的,有椭圆形的,有圆形的。一串串的红枣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挂满了枝头,把枣枝压得像弯弓。一颗颗小脑袋探头探脑的,悄悄打量着这个世界。不时地,有“小脑袋”会被力气大、茁壮者挤落,匍匐于地。有小拇指大小的枣儿落在地上,我们姐弟两个蜂拥而上,捡起就往嘴里塞,可是嚼到嘴里很硬,也没甜味儿。民谚有“七月十五枣红圈儿,八月十五枣落杆儿”之说,每年一到中秋节,枣树都会展示出“风景这边独好”的风采,树上都挂满了诱人的大红枣。有时候,一棵棵的枣树满是熟透的红色果实,有的枣子成熟甚至裂开了,红色的枣子和裂开的枣子,甜味沁人心脾,清脆可口,咬一口枣子发出“咂咂”的响声。成熟后的枣儿挂在枝头,像一片红云,倒舍不得用竹竿去敲打他们了,那盼望枣儿成熟的心理瞬间成了一份恋恋情怀。奶奶往往是打枣的总指挥。臂力大的父亲负责挥杆打枣,门前散落着一地成熟的甜枣,院子里全是枣子,我蹲下身子拿着盆拾捡地上的枣子。捧起来,细看之下,有的通身是红,有的半红半绿,有的红绿相间。尽管颜色有异,但都是那样的又脆又甜。而且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家人享受着枣树收获的喜悦。
 
  老家的枣树令我记忆犹新的缘由,并不完全是品味大红枣的口福,更让我心醉的是那欢乐的气氛和情调。那会,摘枣时还伴着几分童趣,每到秋末冬初,树上的枣看起来打净了,可树尖上往往还挂着一两个通红通红的枣,我们就爬到树上去摘,这种枣吃到嘴里,觉得特别的甜。
 
  后来,因房屋修建,那棵占据了重要位置的枣树被无奈砍掉。从此,那棵曾陪我从小、中学到大学,长满通红通红枣的枣树,时常飘进我的记忆。时至如今,奶奶已经不在很多年了,但是那棵枣树及至今天,又长成了缕缕乡愁,融进我已经长大的生命里,不时呈现在我的眼前。后来,我长大了。到外地参加了工作。从此,我告别了家乡的那片热土。现在回想起来,是它给我留下了天真、可爱、美好、向往的童年回忆。
 
  (陕钢集团汉钢公司炼铁厂 王新龙)
网站编辑 - 郝锐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