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澜纵横 > 文澜纵横

胡适不满意《西游记》结局,于是自己改写了一版……

2019-08-13 12:19

       四大名著中,国人最熟悉的可能就是《西游记》。即使没有读过吴承恩的原著小说,通过层出不穷的影视作品,人们也基本知道西天取经的故事:一路降妖除魔,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唐僧师徒四人终于求得真经,与白龙马一道修成正果,功德圆满。

       看过《西游记》的人应该都记得,唐僧师徒必须经过九九八十一难的考验才能取得真经,但当他们从灵山取经返回长安时,菩萨发现他们还缺了一难没有经历,于是又他们在归途中连人带经落入通天河,算作最后一难。

央视版电视剧《西游记》剧照

       当年,胡适认为这所谓的最后一难未免过于牵强寒伧,便自己提笔改写了一版。原著的第九十九回目叫“九九数完魔刬尽 三三行满道归根”,胡适将其改成“观音点簿添一难 唐僧割肉度群魔”,开头写因为菩萨发现还缺一难,唐僧师徒突然跌落到某国的一座塔边。当晚唐僧独自扫塔,结果遇上一群妖怪“索命”……故事就此展开。

胡适

       作家熊培云写有《假如我改<西游记>》一文,认为胡适的改写充满了慈悲、宽恕和牺牲精神,更符合佛教教义。否则,原著《西游记》只是一部“和尚与保镖的历险记”,愧为经典。

       满怀好奇的小编找来了熊培云的文章,以及胡适改编的西游记结局。

看过这两篇文章后,亲爱的读者,你们怎么看?

       假如我改《西游记》

熊培云

       有一年采访“哲学乌鸦”黎鸣老先生,他和我谈到中国的四大名著是“四大绝望”。虽然我并不完全同意黎鸣先生的具体表述,但实话实说,我对四大名著一直没什么好印象,《红楼梦》除外。

       有此印象,恐怕和我对文学的理解有关。我素以为文学是关乎心灵的事。可是从《三国演义》到《水浒传》,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经受了多少阴谋诡计!又学到了多少阴谋诡计!毫不夸张地说,在我人生成长的初年,我在国内没有读到过一本堪称哺育我心、助我成人的作品。直到有一天,我幸运地读到了《约翰·克利斯朵夫》,正是这本小说让我在人生的危难之际脱胎换骨。

       那么,是不是这些小说都不成气候便可以扔掉了呢?也不是。正如胡适先生当年所说,我们还是可以由着整理国故,并借鉴外来文化的精华,完成文明的再造的。而这方面,胡适先生也做了些尝试。其中最有意义的一次,就是改写《西游记》。当然,这是一次质的提升,而不是像现在的导演一样,低级到只会换几个演员翻拍。

       早在上世纪20年代,胡适曾和鲁迅说过,《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即书中第九十九回,未免太寒伧了,应该大改一下才能衬得住一部大书。不过,虽有此心,却因为无此闲暇,一拖就是十年。直到1934年,胡适终于腾出几天时间,努力写了六千余字,把《西游记》第八十一难重写了一遍,并将它发表在当年7月的《学文月刊》上。

       胡适改写的《西游记》第九十九回是“观音点簿添一难,唐僧割肉度群魔”(见《胡适文集》卷五第338页),仅从题目中便可以得知,胡适改写的是唐僧如何割舍肉身以超度妖魔鬼怪的故事。短短一节,写尽了慈悲、宽恕和牺牲精神,为地藏菩萨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作下完美注解。

       ……

       关于《西游记》的缺憾,我是相信胡适的判断的。没有胡适所主张的“唐僧割肉度群魔”这一节,《西游记》同样愧为经典。事实上,也正是对这种牺牲精神的推崇,胡适认为“谋个人灵魂的超度,希冀天堂的快乐,那都是自私自利的宗教。尽力于社会,谋人群的幸福,那才是真宗教”。在胡适眼里,这些宗教只是谋求个人灵魂超度的自私自利者,因为他们只为了追求自我精神的圆满,而未能担当任何社会责任。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一生的目的只是为了死后能够进入天堂,那他这一生,也只是“不争人权争鬼权”的一生。

       有意思的是,在我为写作乡村书稿而整理虚云老和尚的一些资料时,发现这样一个说法:耶稣曾经隐匿三载,在印度学习佛法,受《阿弥陀经》的点化。先不论此说真伪,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精神相通,世界上大的宗教,都是要教人自救与救人的。若非如此,定然是丢失了根本。难怪李敖在其小说《上山·上山·爱》中借主人公之口说出这样的话:“真正的佛门信徒,当知真正的功德绝不在盖庙敛财等谋求小集团的利益上,正相反的,真正的功德乃在舍弃这些,以利苍生。今天的所谓佛教徒,他们不知真正的佛教不在盖庙建寺,而在大悲救世;真正的和尚不在古刹梵音,而在为生灵请命。”

       遗憾的是,中国出版界至今仍未出过一本胡适先生增补的《西游记》。而在互联网上,人们已经将孙悟空降妖伏魔的故事简化为一个“中国定理”——“没后台的妖精就地正法,有后台的妖精都被接走了”。

       回到前文,我可以断言胡适先生的修改足以让《西游记》成为真正的经典。读者如果不嫌我小题大做,我也愿意追加一点点尝试。在此,仅为孙悟空横空出世提点修改建议。孙悟空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而是自己拿个锤子凿出来的。也就是说,孙悟空首先是一个将自己一点点铸造成器的“self-mademan”。如果他有此功力,如来佛的那几方石头,恐怕也压不住他了。如此一来,从孙悟空到唐僧,成人与成佛的答案都有了。

       就好像如果没有宽恕,《基度山伯爵》就只能算一部普通的侠盗小说,还是上面的观点,如果没有提升,《西游记》不过是一部关于一个癞和尚和他的一群保镖的“西天历险记”。

《西游记》第九十九回(节选)

观音点簿添一难 唐僧割肉度群魔

胡适

       话说唐僧四众扫塔,到得最上一层时,明月已近中天;远望殑伽河变成了一道光耀的银河;四野静穆,但见茫茫银雾,涌起一个出尘的世界。唐僧到此不觉一声叫绝。行者沙僧也都凝望出神。连那八戒也不觉摇头摆耳,舞蹈起来。唐僧本来早已走得疲乏了,就在那塔顶上靠着石栏坐下。坐了一会,他舍不得走了,对三个徒弟道:“徒弟啊,我当年离了长安,在法云寺里立了弘愿,上西方遇寺拜佛,见塔扫塔。一路上历尽多少艰辛。那回在祭赛国扫塔,被妖魔败兴。还有那回在荆棘岭上,虽然也是一个月白风清的良夜,又被几个松妖杏怪搅缠了一夜。今番取得经典回朝,难得在这千年古塔上清清闲闲的赏玩这无边月色。你们三人可先下去看守经卷,在塔下洞门里歇息。我要在这塔上打一回坐,定一定心。”

       行者料无意外危险,便叫八戒沙僧同去塔下等候。八戒笑着回头道:“师父早点下来罢!莫要被月光钩起了凡心,又要累大师兄上毛颖山找寻玉兔儿去!”

       他们下塔去讫,唐僧正襟打坐,凝神入定。他在定中,忽然听得空中有人喊道:“圣僧随我来,了一件公案去者!”他觉得身体起在空中,跟着那人,在月光里飘到一个平阳大地,落下支来。他定神四看,只看见整千整万的异形怪状的鬼怪,也有像人形的,也有兽身人面的,也有完全兽形的,也有一身九头的,大都是浑身血污,破头折脚,肢体不全。这些鬼怪见唐僧来了,登时起了大扰攘,一霎时鬼哭魔嚎,喊声震天。唐僧只听得四方八面齐声喊着“唐僧还我命来!”“唐僧还我命来!”

       唐僧虽然身经无数灾难,到此也不免心惊胆颤。只听得那个同来的人低声说道:“圣僧不必惊慌。小神奉菩萨法旨,引圣僧来此结否一件公案。这些冤魂都是圣僧从东土西来求经一路上所遇见的大小妖魔的鬼魂。他们当时妄想要吃圣僧一块肉,可以延寿一千年,所以在路上兴风作浪,与圣僧为难。幸有齐天大圣,天蓬元帅,卷帘大将,一众保护前来。这些都是金箍棒和钉钯底下的死鬼,因为得罪了圣僧,永远打入恶道,不得超生。现今他们都奉地藏王菩萨法旨,来到这里请圣僧结此公案。”

       那人说完,唐僧一时没了主意,扯住那人问道:“我的三个徒弟都不在我身边,叫我如何了得这件公案?”那人道:“这件公案只有圣僧自了,齐天大圣诸人都助不得力。”

       那人说完,拉住唐僧起在半空中,用手指着下面一队队的妖魔鬼魂,一一说与唐僧道:“那边是双叉岭的老虎。那是两界山的老虎。那是五行山脚下被行者打死的六贼。那是鹰愁陡涧被龙吞了的马。那是观音禅院撞死的老和尚。那是黑风山的白花蛇与苍狼怪。那是黄风岭的虎先锋领着无数狐兔獐鹿的鬼魂。”

       他转过身来,指道:“那个女鬼是白虎岭的白骨夫人。那两个小孩子是碗子山波月洞黄袍怪的两个儿子,被八戒沙僧掼死的。这边是平顶山莲花洞的几百小妖,领头的是压龙洞的九尾狐精和狐阿七大王。那边三个道士是车迟国的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那边那个跬跬拜拜的老怪物乃是通天河里设计捉拿圣僧的老鳜婆,率领着一班打死的水怪鱼精。”

       那人又转向右边,指道:“那边百十个鬼魂乃是金兜山独角儿大王手下的小妖。这边二三十个人鬼乃是杨家庄上孙行者打死的贼人。那边是琵琶洞的蝎子精,这边是大闹西天的六耳弥猴。那边一大队是牛魔王的小夫人玉面公主领着摩云洞的小妖。这边一小群是碧波潭的老龙一定,同着他那九个头的驸马。”

       说到这里,那人向前一指,笑道:“圣僧想还认得这几位朋友!”唐僧细看时,却是荆棘岭上的十八公,孤直公,凌空子,拂云叟,杏仙一班花妖树怪。

       那人又指道:“圣僧请看,那边纷纷攘攘的是小雷音黄眉大王的五七百个小妖,和狮驼洞的万数小妖。这边争争吵吵的是盘丝洞的七种蜂妖,黄花观的七个蜘蛛精,竹节山九曲盘桓洞的猱狮雪狮等等七个狮精。前面那两盏大灯笼是稀柿衕的大蟒怪的一对眼睛。右边那个艾叶花皮豹子乃是隐雾山折岳连环洞的南山大王。左边那一大群牛,乃是金平府玄英洞的辟寒大王,辟暑大王,辟尘大王,领着他们手下的许多山牛精,水牛精,黄牛精。”

       那人团团转了一遭,回头对唐僧说道:“圣僧,这一案里的人鬼妖魂全在这里了。地藏王菩萨的名籍上记着,这一案共有五万九千零四十九名。这都是当年要谋害圣僧的性命,要吃圣僧的肉想延寿长生的。圣僧如何处分这一案,想必自有权衡。小神交代明白,暂且告退。”说完,那人按落云头,把唐僧送在一座石磴上,竟自扬长腾空去了。

       唐僧在半空中看了那几万个哀号的鬼魂,听了那惨惨凄凄的哭声,他的恐惧之心已完全化作慈悲不忍之心。他想到今天说过的白兔舍身的故事,想到佛家“无量慈悲”的教训,想到此身本是四大偶然和合,原无足系念。他主意已定,便自定心神,在石磴上举走双手,要大众鬼魂安静下来。

敦煌莫高窟舍身饲虎图

       那时无数鬼魂看见唐僧站在月光中,庄严之中带着慈祥,个个都感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威力。大众见他举起双手来,手心向下,月光正照在手背上,大众都渐渐安静下来。一会儿,真个全肃静了。

       唐僧徐徐开言道:“列位朋友!贫僧上西天求经,一路上听得纷纷传说:‘吃得唐僧一块肉,可以延寿长生。’非是贫僧舍不得这副臭皮囊:一来,贫僧实不敢相信这几根骨头,一包血肉,会真个有延年长命的神效;二来,贫僧奉命求经,经未求得,不敢轻易舍生。如今贫僧已求得大乘经典,有小徒三人可以赍送回大唐流布。今天难得列位朋友全在此地,这一副臭皮囊既承列位见爱,自当布施大众。惟愿各山洞主,各地魔王,各路冤魂,受此微薄布施,均得早早脱离地狱苦厄,超升天界,同登极乐!”

       唐僧言讫,那数万鬼魂齐举手欢呼,鬼声啾杂,辨不出他们说的什么,只听得一片“聒噪!聒噪!”“多谢布施!”“快吃唐僧肉!”

       唐僧又举起两手来,叫他们静听。他又说道:“列位朋友!请忍耐片刻。让贫僧留个遗表,给小徒带回大唐。”好个玄奘和尚!他脱下袈裟,反铺在石磴上,他咬破右手中指,写下血书遗表:

沙门玄奘言:臣奉命西来求法,历时一十七载,艰危万重,而凭恃天威,心愿获从。遂得见不见迹,闻未闻经。所求得大乘真经五千零四十八卷,今命徒弟悟空等赍送回朝,流布东土。惟求法弘愿已了,微躯已无足恋,兹于本日在婆罗涅斯国殑伽河上,舍命布施,下以超度途中枉死鬼魂,上以为国家祈天永命。临绝上闻,不尽依依。

       他又留下遗嘱给行者三人:

玄奘赖尔等护持,得遂求经弘愿。经典至重,望尔等星夜赍送回朝。玄奘微躯已于今夜布施西天路上尔等所害诸枉死鬼魂,了此十七年公案。此是修菩萨行人本分内事,尔等不必哀伤。经典到达之日,即是玄奘不死之年。此嘱。

       唐僧写完,将度牒裹在袈裟里,脱下紧身衣服,抽出十七年不曾用过的戒刀,坐在石磴上,从左腿上割下一块肉来,用刀尖挑了,递与靠近身旁的鬼魂,笑道:“这是唐僧肉,可惜不多,请你们每人吃一口罢。”一个小妖接过来,咬了一口,传递给第二人,这时唐僧又割下第二块肉来了。这些山妖水怪,被唐僧的大慈悲感动了,倒也讲点礼数,每人只咬一小口,不争多论少,也不争肥瘦;吃了肉的都慢慢散开去,让没吃肉的挤近前来。唐僧一块一块的割去,血流下石磴,石磴面前成了血池。一些鱼精鳖怪,便跟着老鳜婆,在血池里喝血。盘丝洞里干儿子,——蜜蜂,蚂蜂,蠦蜂,班毛,牛蜢,抹蜡,蜻蜓,——也都飞来吸血。

       唐僧把身上割得下的肉都割剔下来了,看看只剩得一个头颅,一只右手还不曾开割。说也奇怪,唐僧看见这几万饿鬼吃得起劲,嚼得有味,他心里只觉得快活,毫不觉得痛苦。

       这时候,那团圞的月亮已快要落下地去,在长河那一边,月光平射过来,照着那个孤棱棱的和尚头,那头的黑影子足足有几百路长,在那几万鬼魂的顶上晃着。这时候,忽听得半空中一声“善哉!是真菩萨行!”唐僧抬起头来,只见世界大放光明,一切鬼魂都不见了。

       唐僧如从大梦里醒来,定心一看,兀自坐在那三兽塔最高层上的石栏边,分毫不曾移动。抬头望那月亮已将落下地去,东方满天的红霞,太阳快起来了。他伸手摸腿上身上,全不见割剔的痕迹。他心里惊怪:难道是我在定中做了一场噩梦?正惊疑间,只听得塔的下层有脚步声响,行者与八戒上来,八戒喊道:“师父出定了吗?天快亮了。”唐僧心里觉得快活,也不说破,站起来同他们下塔去。

       下得塔来,只见沙僧牵着龙马,傍边立着八大金刚,齐声向唐僧道喜,说道:“恭贺圣僧一夜之中,了得此公案,圆成九九劫数!一念无量慈悲,三千大千诸佛菩萨同声赞叹。可贺,可贺!”

      行者三人都不懂得金刚说的话,争问师父夜来在塔上做了什么。唐僧不得已,把夜来的奇境说了一遍,说完,解开袈裟,看那里面隐隐约约的好像还有许多金字,细看时又都不见了。师徒四众都咨嗟称异。八大金刚催促道:“圣僧功行完满,就此回东土去罢!”有偈为赞:

       吃得唐僧一块肉,五万九千齐上天。

       如梦如电如泡影,一切皆作如是观。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本网隶属公益性开源网站,着重安全管理内保防控建设内容,衷心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