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2021-06-14 中国安全保卫网史鉴春秋 正文
 

前言

2008年,毛岸青和邵华的骨灰从北京送往了湖南老家的杨开慧烈士陵墓,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落叶归根,那为何毛岸青和邵华没有被葬在韶山呢?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青、邵华骨灰被安葬于杨开慧陵墓

毛岸青的悲惨童年

1923年11月13日,湖南板仓杨家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的声音,这是毛主席的第二个孩子。

初冬来临,落叶满山,万物萧条,毛主席站在窗前望着寒风中摇曳不停的枯枝,浮想联翩,良久后,毛主席为熟睡中的婴儿起了一个名字:岸青。这个名字,无疑象征着毛主席对生活的坚定信念和美好理想。

同许多孩子相比,毛岸青的童年得到的父爱和母爱是较少的。

他的父亲毛主席,为了革命事业四处奔走,与家人总是聚少离多。毛岸青出生的时候,毛主席刚好在长沙,中央派他来这里贯彻中共三大关于国共合作的决议,于是他得以抽空回家看妻儿。可就在毛岸青刚刚满月的时候,毛主席又奉中央命令离开了长沙,前往上海,又转到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主席

在毛岸青四岁前,母亲杨开慧和外婆几次带着他和哥哥毛岸英来到父亲身边,但几乎都因为工作的缘故,他们一家人相聚不久又不得不分离。

四岁时,毛岸青也已经开始记事了。正需要得到父亲更多的关心、爱护、教育的时候,毛主席却因组织秋收起义,匆匆远去,可谁又能料到这一别竟然长达22年。

那时好在有母亲的怀抱可以依偎,幼时的毛岸青,一直在杨开慧身边成长,毛主席不在的时候,杨开慧便会教他识字,讲做人的道理。

毛岸青对母亲杨开慧的感情是极深的,可就在1930年,毛岸青7岁的时候,母亲杨开慧和哥哥毛岸英被反动派逮捕。

同年,反动派对杨开慧狠下杀手,将其杀害,就此,毛岸青生活中的支柱倒了,沉重的打击使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杨开慧怀中抱着毛岸青

在母亲杨开慧英勇就义后,国民党为了能够诱捕毛主席,便想以毛主席和杨开慧的三个孩子为诱饵,为此,在党组织的营救和安排下,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被秘密转移至上海他们的叔父毛泽民那里。

在毛泽民的安排下,三个孩子被送往了上海大同幼稚园,这所幼稚园是中共地下党领导的中国互济会创办的,主要就是照顾烈士的孩子,可在三个孩子来到幼稚园不久后,小弟毛岸龙就因病早逝了。

可祸不单行,1931年,上海地下党组织受到了严重破坏,大同幼稚园的真实身份也被曝光,为了保护孩子们,幼稚园只好赶快将幼稚园解散。

党组织为了保护好毛岸英和毛岸青的安全,便将两个孩子暂时寄养在了红色特工董健吾的家中,党组织会每个月支付董健吾30元的费用来照顾毛岸英和毛岸青。

因白色恐怖,董健吾离开上海,去了武汉,毛岸英、毛岸青生活没有了着落,便开始流浪在街头。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幼时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合照(从右往左)

虽然母亲已经去世,又不知道父亲究竟所在何处,但是毛岸英、毛岸青依旧得生活下去,为了生存,他们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吃尽了苦头,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尤其是毛岸青。

为了不饿肚子,毛岸英、毛岸青捡过垃圾、捡过烟头、卖过报纸、推过板车,还当过小童工,即便十分卖力地干活,有时还是会因为老板不满意而挨打,但是为了生活,兄弟二人只能忍受。

一天,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毛岸青就奔走在街上卖报纸,到傍晚的时候,这场雨也未能停下来,而毛岸青怀中护着的报纸也湿了,这当他懊恼这些报纸没办法卖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同行叫喊道:“看报呀,看报呀,‘赣南残匪已完全肃清,伪师长毛泽覃已被击毙,第八师在会昌俘匪千余!’”

听着报童的叫嚷,毛岸青摇了摇头,着急地打开自己怀中已经湿透的报纸,而映入眼帘的刚好是自己的亲叔叔已经遇害的消息,报纸上写着:

军息:

伪中央区所属伪师长毛泽覃(系毛泽东胞弟)前因我军积极搜剿,乃率领残部,鼠匿瑞金东之黄山口东北大山中,本月26日,经我毛秉文部二十四师团,在该处搜获,该匪顽抗拒捕,遂为我击毙.......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主席胞弟毛泽覃

毛岸青看着这条消息,眼睛的视线渐渐模糊,小叔叔毛泽覃那亲切的笑容,顿时浮现在了他的眼前,这让毛岸青十分愤怒,他随即便从自己口袋中掏出半截粉笔,用颤抖的手,在旁边黑漆漆的电线杆上,写下了六个大字:“打倒帝国主义”。

写完字后,毛岸青微笑着欣赏着自己的“胜利成果”,突然,巡捕跑过来冲着他的后背就是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上,路边,一个以开纸烟店为掩护的特务,也蹦了出来,对着毛岸青的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毛岸青本来就很瘦弱,再加上没吃饭、饥肠辘辘,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毒打呢?

毛岸青躺在湿漉漉的水泥地上,嘴里依旧喊着:“就是要打倒帝国主义,就是要打!”

面对毛岸青的不求饶,巡捕和特务的拳脚也越来越重,正在危急关头,毛岸英从不远处跑了过来,腋下还夹着一些没有卖完的报纸,只见弟弟躺在地上,已经昏死过去,鼻孔、嘴角还流着鲜血。

毛岸英一下扑到了弟弟的身上,把他紧紧地抱起,这时,一个黄包车工人走上前,主动把毛岸青抱到了自己的黄包车上,问毛岸英:“小兄弟,拉到啥地方去?快找人看病!”

毛岸英领着黄包车,来到了他们一直住着的破庙中,因没钱请医生,毛岸英只能搞来姜汤和红药水。

毛岸青醒来后,毛岸英赶忙摸了摸他的头,问:“岸青,你还疼吗?”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英和毛岸青

毛岸青只是摇了摇头,脸上流露出愤怒的神色,却没有说话,毛岸英见状,哭了出来:“岸青,岸青,你怎么不说话啊?”

原来毛岸青因此次被打伤到了中枢神经和大脑,因没有及时医治,给毛岸青留下了一生的创伤,他的头部常常会隐隐作痛,就像一块驱不散的阴影一般,笼罩了他的一生。

时隔22年,毛岸青终与父亲团聚

在毛岸英、毛岸青流浪的那段日子里,上海地下党组织从未放弃寻找他们的下落,1936年,党组织终于找到了兄弟二人,党组织为了能够保护好毛主席的两个孩子,想尽办法,通过在白区的统战关系,由国民党将领张学良介绍,趁东北义勇军司令李杜将军去西欧考察的机会,带着毛岸英和毛岸青前往了苏联。

来到苏联后,毛岸英和毛岸青来到了莫尼诺国际儿童学院学习、生活,同上海的流浪生活相比,苏联的生活就如同天堂一般。

在苏联的生活是没有过多拘束的,很多苏联同志和其他孩子都知道毛岸英、毛岸青是毛主席的孩子,对他们格外的亲切和尊重,这让毛岸英、毛岸青沉浸在无比的幸福和快乐之中。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英和毛岸青合照

但是,毛岸青和哥哥并不贪玩,他们俩自小吃苦,懂得新生活的来之不易和时光的珍贵,更懂得祖国还没有解放,父辈的事业还在等待着他们去奋斗,因此他们对学习都抓的很紧,毫不懈怠。

自杨开慧牺牲后,毛主席一直在打听自己孩子的下落,父亲惦记儿子,儿子自然也是想念父亲的。

他们兄弟二人还在上海的时候,一天,毛岸青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共首毛泽东大股窜到延安......”

看到这条消息,毛岸英十分高兴的同弟弟毛岸青说:“国民党天天吹牛,天天造谣,说捉住了爸爸,红军被消灭了......鬼话!你看,这回他们又打自己的嘴巴了。爸爸胜利到延安了!”

“延安在哪里?我们去找爸爸,好吗?”听到爸爸到延安的消息,毛岸青着急地问道。

是啊,延安在哪里?兄弟俩根本不知道,也没法去找。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主席

毛岸英、毛岸青被党组织送往苏联后,这让毛主席原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虽然多年未见自己的两个孩子,但是当知道他们还平安活着的时候,毛主席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

1938年,有人从苏联给毛主席带回了毛岸英和毛岸青的照片,看着照片,毛主席的眼泪落了下来,他仔细抚摸着两个孩子的面庞,好似要牢牢记在心里一般。

自此,毛主席与毛岸英、毛岸青中断多年的音讯又联系上了,毛主席常常会给毛岸英、毛岸青写信、寄书,兄弟俩也常常会给父亲写信,表达自己的思念,并汇报离别后的情况。

毛主席每次收到来信,心情都非常激动,他很喜欢这两个儿子,对于他们吃苦的经历更是深感内疚,尤其是对毛岸青。

在解放初期,毛主席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我很同情岸青,他很小就和岸英流浪在上海街头,受尽了苦难,几次被警察打过,这对他的刺激很大。”

因此,在毛岸英和毛岸青还在苏联的时候,毛主席总是会抽空给他写信,安慰、教育和鼓励他们。

毛岸英、毛岸青在苏联的那几年奋发图强,刻苦学习,多次取得优异成绩,在十年制的学校里,都连跳好几级,毕业后,毛岸青考取了东方大学,继续深造。

1946年,毛岸英先回国,把弟弟的情况带给了父亲,当时毛主席因长期劳累,患上了植物精神失调症,虽然在毛岸英回国的时候,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但是依旧不能工作,仍在疗养。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主席和毛岸英

当毛主席看到毛岸英回国,又获悉了毛岸青的消息,精神倍爽,病除大半,当即挥毫舞墨,给毛岸青写了一封信:

岸青,我亲爱的儿 :

岸英回国,收到你的信,知道你的情形,很是欢喜,看见哥哥,好像看见你一样,希望你在那里继续学习,将来学成回国,好为人民服务。你妹妹问候你,她现已五岁半,她的剪纸,寄你两张。祝你进步,愉快,成长!

自毛岸英回国后,毛主席更加关心远在异国他乡的毛岸青了,思念之情也愈发强烈,当时他正在指挥全国解放工作,工作的繁忙、紧张程度是难以想象的,但即便是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之下,毛主席依旧会抽出时间给毛岸青写信。

1947年10月8日,毛主席怀着十分欣喜的心情给儿子毛岸英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岸英:

告诉你,永寿(毛岸青)回来了,到了哈尔滨。要进中学学中文,我已同意。这个孩子很久不见,很想见他。

这封信虽然只有简短的几十个字,却不难看出毛主席知道儿子回国后的激动和欣喜。

毛岸青回国后,在李富春、蔡畅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又遵从父愿参加了黑龙江克山县土改试点工作。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青

1949年,毛岸青才回到北京,才见到22年都没有见到过的父亲,回到毛主席身边后,他来到中宣部马列著作编译室任俄文翻译,他翻译出了10多部马列经典著作和政治理论书籍,并发表了十几篇文章。

毛岸青晚年常常一个人哭,曾言:想妈妈

在新中国成立后,毛岸青的心情一直都很好,有哥哥和爸爸的陪伴,他工作也十分顺利,虽然没谈恋爱,但是他也并不着急。

可幸福的生活总是过得很快,1951年,毛岸青得知哥哥毛岸英在朝鲜牺牲,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毛岸青深受刺激,就此病倒,很快,他就住进了北京医院治疗,后来,又去了大连疗养。

毛岸青住院后,毛主席曾多次派警卫员徐永福去医院了解儿子的病情,徐永福每次回来后,都会给毛主席写一份详尽的汇报材料,毛主席阅读完后,很是满意,为此,毛主席还让自己的警卫员田云玉转告徐永福:“谢谢他。”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青

1957年8月,毛主席去见了毛岸青一面,那时,毛岸青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很是不错,父子两小声交谈着,气氛亲切轻松。

但在这之后,毛岸青的病情却出现了波动,毛主席对儿子更加牵挂,也十分担心他的病情在毛岸青疗养的日子里,毛主席多次去信询问、安慰他,劝她要耐心治病,不要着急,不要自己改变治疗方案。

1960年,毛主席得知毛岸青的身体有所好转后,便给毛岸青写去了一封较长的信:

岸青我儿:

前复一封信,谅收到了。甚念。听说你的病体好了很多,极为高兴。仍要听大夫同志和帮助你的其他同志们的意见,好生静养,以求痊愈。千万不要性急。你的嫂嫂思齐和她的妹妹邵华来看你,她们十分关心你的病情,你应好好接待她们。听说你同邵华通了许多信,是不是?你们是否有做朋友的意思?邵华是个好孩子,你可以好好同她谈一谈。有信,交思齐邵华带回,以后时时如此,不要别人转。此外娇娇也可以转。对于帮助你的大连市委同志,医疗组织各位同志们一定要表示谢意,他们对你很关怀的,很尽力的。此信给他们看一看,我向他们表示衷诚的谢意,祝愉快!

父亲

毛主席在这封信中,不仅关心了毛岸青的身体,而且过问了他的终身大事,在毛主席的支持下,毛岸青和邵华于同年在大连结婚。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青和邵华结婚

虽然他们的婚礼毛主席并没有出席,但还是派人给毛岸青和邵华送去了一块手表和一台熊猫牌收音机作为结婚礼物,毛岸青和邵华在结婚后,生活过得非常幸福且美满。

自毛岸青回国因毛岸英去世受刺激后,毛主席便很少再见他,为此,毛主席的秘书谢静宜曾主动问过毛主席:“主席,您怎么不去看看岸青呢?”

毛主席听着谢静宜的话,长叹一声:

“想看,可看到他,我就会想起岸英,想起他妈妈,想起牺牲的一家人,想起那个年代,想起岸青小小年纪吃的苦、受的罪,可这些都是我不愿想起的......”

这是毛主席不愿去看望儿子的一个理由,除此之外,毛主席的家庭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为了保护儿子,毛主席也不得不忍着思念,不去看望毛岸青。

虽然不能常常见到毛岸青,但是他们父子二人之间的联系却也从未断过,他们总是会写信,也会通过身边的工作人员来了解彼此的情况。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青与父亲毛主席合照

1976年9月9日,伟大领袖毛主席去世,当毛岸青得知父亲去世后,他的心情十分低落,他很想念父亲,他一直要求参加父亲的葬礼和追悼会。

但是妻子邵华和工作人员因担心毛岸青到了现场会因情绪过于激动,导致病情复发,便拒绝了毛岸青的这一要求,这让毛岸青在那段日子里,心情十分低落,导致身体越来越差,邵华和工作人员看着毛岸青这样,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只能每天不断安抚他的情绪。

毛主席、杨开慧和毛岸英,是毛岸青一生中最思念的人,那幅儿时与母亲的唯一合影,那张夫妻俩和父亲的亲密照片以及刚到苏联时与哥哥的合照,总是被摆放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毛岸青时常会拿起来端详。

在毛岸青身体还硬朗的时候,每年的9月9日和12月26日,他都会带着妻儿一起去毛主席纪念堂缅怀父亲。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青去毛主席纪念堂缅怀父亲

1977年,在毛主席去世后的第一个春天,毛岸青来到毛主席纪念堂,当他来到水晶棺前,看到父亲安静地躺在那里的时候,他的眼眶不觉湿润了起来,久久不愿离开。

在建国后,毛岸青曾多次回到自己的出生地板仓祭奠母亲,每一次都要在母亲墓前留下合影,对于自己的出生地板仓,毛岸青的感情是十分深厚的,因为幼年时,他一直在母亲的身边成长。

1990年,当他含着热泪来为母亲扫墓的,来到板仓旧居,他在签名簿上写下了“杨岸青”三个字,大家都认为是他写错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重返故乡,又一次打开了毛岸青幼年时的感情阀门。

邵华曾回忆说:“岸青晚年有时会突然像孩子一样一个人坐着落泪,每次看到他这样,我总是问他怎么了?他总和我说:‘我想妈妈’......”

毛岸青逝世后,安葬于杨开慧陵墓,邵华回忆:岸青晚年很想念妈妈

图|毛岸青雕像

毛岸青人生的前七年一直有母亲的陪伴,那七年对他而言,或许是人生最幸福的日子。后来,经毛岸青与邵华商量,两人死后要回去陪母亲,同母亲安葬在一起。

2007年,毛岸青因病去世,一年后,邵华去世,2008年12月21日下午,毛新宇带着妻儿专程从北京将父亲毛岸青、母亲邵华的骨灰送到了位于湖南老家的杨开慧烈士陵墓,这一刻,毛岸青终于回到了母亲身边。

在看到父母回到杨开慧奶奶身边后,毛新宇十分动情地说:“亲爱的爸爸妈妈,今天我和妻子刘滨以及你们的孙子东东,终于把你们送到了开慧奶奶的身边,实现了你们的遗愿!”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