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史鉴春秋 > 史鉴春秋

毛泽东秘密成功创建长沙中共早期党组织始末

2016-08-01 09:23
缪  平  均
 
      摘 要: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是在党的一大之前,在全国多个城市分别创建的。其中,在长沙的中共早期组织是毛泽东在接受中共发起组负责人陈独秀的委托之后,于1920年初冬在长沙新民学会的先进分子中秘密创建的。此后毛泽东领导这一秘密组织在湖南积极开展革命活动。

      关键词:毛泽东、长沙中共早期党组织创建。

 
      1976年9月9日0时10分,一颗巨星陨落了!历史的车轮向前奔馳了40载的岁月,毛泽东同志巳经离开我们近14600个日子。我们永远不会忘记,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城楼上那个浓重的湖南音在广袤的天空回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_____从此,中华民族创造了历史上新的纪元,华夏大地开启了新的篇章!一代伟人,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新的生活,让华夏大地上的人们有了新向往!他的思想,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他的灵魂,影响我们一代又一代人延续中华民族的辉煌!颂歌!亿万人民送给领袖的心声、、、、、、奋进!谁也挡不住中华民族前进的车轮、、、、、、巨轮!巳经开启未来世界的远航、、、、、、我们与时代同步,用文字记录跨时代意义的人和事,感召后人,精神传承。借此纪念毛泽东同志逝世40周年! 笔者依据陕西省档案馆藏陕甘宁边区政府档案史料记载,将毛泽东于1920年初冬在长沙新民学会的先进分子中秘密创建的长沙中共早期党组织的伟大事件,从一卷卷档案史料中记述下来,期望能因枝振叶,沿波讨源,见人之未见。从而深化丰富我们今天的年青一代,对这段在中国现代史上,都具有重大影响和鲜明特点的伟大事件,意义和作用新的认识。

      在中国,最早探讨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人,是陈独秀和李大钊,时间大约在1920年春。后来,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一行于1920年4月到北京时,与李大钊等就中国的建党问题交换了一些看法。随后,维经斯基一行到达上海,陈独秀又与之就中国建党问题多次进行交流和座谈。这对于中国先进分子建党理念的形成,具有很大的帮助。

      中国先进分子对建党问题的探讨,还有另一条渠道,这就是留法勤工俭学中的先进分子在法国通过学习马克思主义,经过对欧洲革命运动的考察,认识到改造中国必须建立起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在这条渠道中,最早关于建党问题的讨论是在旅法的蔡和森与在湖南长沙的毛泽东之间的通信中进行的。同为新民学会会员的蔡和森,是毛泽东最好的朋友,第一批赴法勤工俭学。在法国,他刻苦钻研马克思主义著作,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收集到百余种法文版的马列主义著作和关于各国革命运动的小册子,利用法汉词典“猛看猛译”。通过对各种主义的研究和阅读,蔡和森深刻认识到“社会主义真为改造现世界对症之方,中国也不能外此”,并表示“我对于中国将来的改造,以为完全适用社会主义原理和方法。”蔡和森等在法国的新民学会会员,于1920年7月5日至10日在巴黎附近的蒙达尔尼开会,一致通过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方针。但在如何进行改造的问题上,出现了以蔡和森为代表的激烈派和以萧子升为代表的温和派的争论。在争论没有结果的情况下,会议委托蔡和森、萧子升二人将两种意见写信告诉在国内的毛泽东等人。萧子升的信写于8月初,表示“颇不认俄式(马克思式)革命为正当,而倾向于无政府(无强权)蒲鲁东式之新式革命”。蔡和森的信写于8月13日,明确提出中国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而“阶级战争__无产阶级专政”是实现“社会主义之必要方法”。针对中国的实际情况,蔡和森说:“我认为先要组织党__共产党”,并希望毛泽东“在国内不可不早有所准备”。

      当这两封信还在路上的时候,毛泽东正为湖南自治运动而奔走。大约在11月份看到这两封信时,毛泽东巳经丢掉了政治改良的幻想。经过深思熟虑,毛泽东于12月1日给蔡和森、萧子升及在法的会友写了长达4千字的回信,对他们的不同意见作出了明确的选择。毛泽东表示:“于和森的主张,表示深切的赞同。”他说明了赞同革命道路的理由;因为温和改良的法子,实属理论上说的通,实施上做不到。毛泽东还从实际斗争中得出结论:“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并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弃而不采,单要采这个恐怖的方法。”而蔡和森在9月16日写给毛泽东的信中,则详细阐述了成立共产党及其国际组织的必要,主张“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蔡和森在信中还探讨了党的组织原则方面的问题,认为党员必须是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要“严格的物色确实党员”。毛泽东在回信中明确表示,“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蔡和森和毛泽东关于建党问题的通信,内容涉及党的性质、指导思想、组织原则等许多有关党的建设的重大问题,反映了他们科学的建党理念。因此,这是早期共产主义者探讨建党问题极其重要的思想资料,是党的一笔宝贵的理论财富。这也是毛泽东、蔡和森在建党思想上做出的贡献。

      在毛泽东与蔡和森探讨建党理念的同时,毛泽东在建党的行动上也迈出了坚实的步伐。1920年5月陈独秀在上海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作为创建早期中共组织的基础。同年8月,陈独秀等在上海成立了共产党发起组。随后,这个发起组就同分布在全国各主要城市的马克思主义者联络,发动成立当地的中共早期组织。11月间,毛泽东接到陈独秀、李达的来信,他们正式委托毛泽东在长沙创建中共小组,还把上海巳成立中共早期组织,成立机器工会,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宣言》起草情况一并告知。不久毛泽东又收到了陈独秀等寄来的《共产党》月刊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等材料。同月,毛泽东曾邀请陈独秀来长沙,活动的内容之一就是参加湖南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成立会议。因陈独秀接受了孙中山先生的邀请,去广东政府担任教育委员会委员长,所以未能莅临长沙。在接受了共产党发起组的正式委托后,毛泽东经过慎重考察,在新民学会的先进分子中选择了何叔衡、彭璜、贺民范等6人在建党文件上签了名,创建了长沙共产党小组,负责人是毛泽东。随后,彭平之、陈子愽等人也加入了这个小组。这个中共早期组织创建的时间,大约是在1920年11月下旬,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一书中这个时间被确定为“初冬”。由于是秘密工作组织,长沙共产党小组创建的具体时间、地点、名称、组成人员等都没有保存文字资料。此后不久,毛泽东在给蔡和森的回信中也只是笼统地说:“党一层,陈仲甫先生等巳在进行组织。”后来,毛泽东在1945年4月21日党的七大准备会上说过:“苏联共产党是由马克思主义小组发展成为领导苏维埃联邦的党。我们也是由小组到建立党,经过根据地发展到全国,……这次大会发给我一张表,其中一项要填写何人介绍入党。我说我没有介绍人,我们那时候就是自己搞的。”1956年召开党的八大时,毛泽东在代表的登记表上,亲自填写的入党时间是1920年。这就印证了长沙共产党小组创建的具体时间、地点和名称。

      长沙中共早期组织创建之后,毛泽东为了把新民学会改造成为信仰马克思主义者的革命团体,作为党领导下的外围组织,于1921年1月1日至3日,在长沙潮宗街文化书社召开学会新年大会。到会的会员有18人,会议由何叔衡主持。会议先由毛泽东介绍巴黎会友蒙达尔尼会议的讨论结果,然后就学会的共同目的、达到目的的方法,眼前如何着手工作这三个问题进行广泛讨论统一意见。最后会议经过深入实际的探讨表决,决定“以改造中国及世界”或“改造世界”为共同目标:多数人同意以布尔什维克主义为达到目的的方法,但有少数人赞成温和方法。对于眼前如何着手工作的问题,大家提出研究、宣传、联络、经费、基本事业(办学校、书社、印刷局等)和建立组织等六项工作。全体同意把“组织社会主义青年团”作为“着手方法”之一。不久,毛泽东把这次新年大会的记录整理出来,印刷装订后作为新民学会会务报告的一部分,分寄给国内外会员。

      新民学会发展成为革命团体后,尽管有主张温和改良的萧子升等部分成员与多数会员分道扬镳,但学会的74名成员中,先后加入共产党的有31人,其中不少人在党内担任了过重要领导职务。另外,还有30多人长期从事教育和科学事业,并同情革命。在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这个革命组织完成了历史任务,停止了活动。毛泽东这时还根据中共发起组的委托,进行湖南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组建工作。在收到北京、上海寄来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后,毛泽东就在长沙一些中等学校中物色组建团组织的骨干,为组建团组织做好准备。他采取积极慎重、注意质量的建团方针,要求“找真同志”,不追求规模。湖南社会主义青年团于1921年1月13日正式成立,毛泽东任书记,成立时有团员16人,到7月份发展到39人。

      在长沙中共早期组织创建之后,毛泽东决定以群众团体、文化书社、俄罗斯研究会的名义,领导马克思主义者宣传活动。此外,他还通过湖南第一师范工人夜校,在工人中间开展工作。据李达回忆:在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代表们在住所交换各地工作经验,“北京小组在长辛店做了一些工人运动……长沙小组,宣传与工运都有了初步的成绩。看当时各地小组的情形,长沙的组织是比较统一而整齐的。”就这样,毛泽东通过扎实工作,以新民学会为依托,培养和集聚了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在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基础上,有效地组织领导了湖南的重大政治运动,逐步地形成了科学的建党理念,最终受陈独秀等委托在长沙成功创建了早期中共组织。

      从上世纪20年代直至今天,毛泽东的人格魅力,超群智慧和深邃思想,依然是当代人们精神创造物质生产的宝贵财富。毛泽东思想深刻启示人们敢为天下先,勇于改革创新,破而能立,应成为当今推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源动力。其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对于国家、企业或个人,对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为有豪情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奋斗精神,永远激励人们去改写历史、改变命运。“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教育人们无私无我、胸怀天下,泛爱苍生、甘为公仆、乐于奉献。“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昭示人们立下梦想,才能实现梦想;相信奇迹,才能创造奇迹;只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才能不失斗志。坚定不移地把这些宝贵的精神作为灵魂注入我们的文化思想建设之中,并转化为巨大能量,必将会引领推动我们的伟大事业不断前进,迈向辉煌。

      (此资料来源:陕西省档案馆藏陕甘宁边区革命历史档案史料)
 
      作者簡介:繆平均,西安市人。中國國學院大學專家委員會特邀研究館員,陝西三秦文化研究會研究館員,陝西省延安精神研究會特邀研究員,《中國檔案報》特邀遞稿人,陝西省檔案局館資料室调研员(副研究員)。

网站编辑 - 郝锐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