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史鉴春秋 > 史鉴春秋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2015-12-15 17:23

原标题: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西伯利亚人民以热情拥抱欢迎日本关东军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科罗廖夫谈军事栏目第136期】

1945年11月,首批5000名关东军战俘被苏军押送至坦波夫州。这些战俘大部分是日本关东军的军官,苏联人民用热烈拥抱来迎接他们,据女市民多尔格娃回忆:“整个城市都被动员起来,我们在火车站等了好几天,小日本刚下火车,立刻就向他们扑去,先是来个俄罗斯式的热情拥抱,然后抢夺他们的东西,只是一会儿,他们就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了“。这批日本战俘很多都是高级军官,随身携带了很多好东西,如毛垫、枕头,秋裤、棉裤,甚至照相机等。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1945年末的苏联,卫国战争刚刚胜利,正在开展战后的恢复建设,坦波夫州位于苏联欧洲部分伏尔加河流域,属于中央黑土区,以农业为主,大多数苏联市民的生活还很困窘,几乎一贫如洗,基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愤恨,所以日军战俘的随身物品衣物都被热情的市民席卷而空。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1945年8月9日零时10分,集结在苏联远东边境一带的苏联红军外贝加尔方面军、远东第一方面军、远东第二方面军 150多万军队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向盘踞在中国东北等地的日本关东军发起了突然袭击。日军迅速溃败,并在8月15日投降,在整个远东对日战役中,苏联红军共击毙日本关东军和各类殖民武装8万多人,俘虏日军约60万人。这些战俘在中国东北短暂拘押甄别以后,被陆续分期分批送往苏联国内的战俘营。

大部分战俘被安置到苏联的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少部分被送往伏尔加河流域和南高加索顿河流域的罗斯托夫。由于铁路和公路交通运输工具匮乏,很多战俘经历了徒步的长途跋涉和公路铁路混合输送。为了安抚日军战俘,苏联人在押运前,有时候会欺骗日军战俘,告知将把他们通过西伯利亚铁路运回日本国内,以至于在战俘专列经过几天运行,路过了一片”汪洋大海“时,有很多日本战俘认为已经到了日本海的海边,即将回国,后来发现取水煮饭时,这里的”海水“居然是淡水,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西伯利亚深处——贝加尔湖。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多年来,日本方面认为大约有十几万关东军战俘死在苏联的劳改营里,苏联时期一直对此保密,按苏联解体后的解谜档案,俄罗斯提供给日方的数据对照,1945年大约有接近60万关东军战俘被押往苏联内地,后期回到日本的大约有47万人,战俘营有记载的死亡记录有5万多人,中间的缺口、少量留在了当地、大部分没有记录在案,基本认为也是死在了远东。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日本导演小林正树的《人间的条件》和山本萨夫的《不毛之地》等影片均对此有过描述,这两部电影都由仲代达矢主演,以真实史料为基础拍摄。苏联解体后,日本NHK电视台还和俄罗斯合作拍摄过一个节目,《西伯利亚抑留俘虏的证言》的记录片,片中提到1945年8月有超过57万的日本关东军和平民被扣留,至少有10万日军战俘死在西伯利亚,而苏联人当年说只有5人。在《日俄关系中的战俘问题》一书中提到,“苏联地方当局没有做好接受如此众多数目的战俘的准备—住房不足、冬衣紧缺、粮食和药品也匾乏,由于这些原因,在1945一1946年冬天,在日本战俘劳改营里出现了较高的死亡率。根据官方统计的数据,总共有55000名日本战俘死掉了。”

苏联负责接受并管理日军战俘的机构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战俘和拘押人员事务管理总局,该局于1939年9月19日成立,最初是为了管理被俘的波兰官兵而设立。总局下设数个战俘营管理局,战俘营管理局下设各劳改所,这些机构负责战俘的生活起居、劳动培训、劳动分配以及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等工作。

最初的战俘管理是粗放式的。由于战俘数量太多,苏联人并没有提前做好接收准备。以至于流传过这样的段子:上级通知说要押送过来200个鬼子,结果来了400多,炊事班就做了200人的饭,咋办。于是连长命令炊事班集合,端起冲锋枪,在鬼子吃饭前先用10分钟时间扫射,这样剩下200个鬼子的伙食问题就解决了。

日本战俘进入各劳改所之后,按照规定先实行检疫隔离和政治审查,为其半个月,包括洗澡消毒,将头发、腋毛等毛发全部剃光,衣服放入干燥炉里消毒杀菌。战俘们逐一接受苏方内务和情报机关的讯问,审查有无反苏反共的劣迹,发现有战俘从事过反苏反共活动,就立刻被转到专门的战俘惩罚收容所接受惩罚。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战俘劳改所每个月会对战俘例行身体检查,要注意这不是爱心泛滥的健康检查,是身体检查。战俘们排成四排,脱得一丝不挂,冬天也是。检查方法是由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军医拉起日本战俘大腿上的皮,根据皮肉的厚薄,分成若干个等级。肉最厚的为一等,下月起将进行高强度劳动,皮肉最薄的,下月起将降低劳动强度,给予适量脂肪营养。

苏联劳改营的生活极其艰苦,食物通常是不够吃的。曾经有德国和日本的战俘在一个劳改营里干活,开饭的时候德国人仗着人高马大去抢日本人的土豆,然后被看守发现拖出去殴打,并被教育“你们都是平等的!”据当年被视同日本战俘,同样关押在战俘营里的伪满洲贵族和高官回忆,他们跟溥仪一块关在苏联的日子:“日子苦啊!饿(除了溥仪)。谁都吃不饱。老远看见个马粪蛋子都要扑过去,心想万一是个烧糊了的土豆呢?” 。

战俘营的饮食标准划分成若干个等级,有士兵、军官、将军、营养不良症患者、病人、拒绝劳动人员和拒绝被调查人员等等,根据战俘的级别、劳动表现和身体状况来划分,在1948年时这个标准有10个等级。苏军经常用伙食等级来分化日本战俘,奖励那些积极向组织靠拢的战俘,尤其是有共产主义或左翼思想觉悟,能够自觉与日本军国主义划清界限的战俘,都会在生活上受到特别的关照。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苏联劳改局特别重视日本战俘的政治学习。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战俘人员将受到提高伙食标准的奖励,理论学习积极分子将被送到休养房去过上十天到十二天的好日子,可以穿上清洁的内衣和睡衣,好吃好喝。苏军总参谋部情报部,海空军的专业情报所,以及国家安全部克格勃会从中考察,物色并招募秘密情报员,这些积极分子会优先回国,根据苏联解体后的解密档案,回国后继续为苏联从事情报外围工作,有名有姓的一千人以上。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日本战俘们也有误判的时候,1946年起,传闻说苏方可能将日本战俘转交给中国,日本战俘们特别是将军和高级军官们立刻苦苦哀求苏军代表,无论如何请不要这么做,他们惧怕中国人的报复,坚决拒绝返回中国。在各战俘营清查战俘人数,并计划释放到中国时,很多人都拒绝离开战俘营,甚至还有为此切腹自杀的。他们很多人都没料到,日本部分高级战犯战俘在中国天堂般生活待遇。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1947年苏联遣返日俘,上船前给配发一个直径30公分的大黑面包,用于航行中伙食。日本战俘在码头上与苏方人员依依惜别、满脸泪水,情深意切,纷纷表示感谢这几年“天祖国”苏联对他们的盛情款待,回国以后还要为继续加强日苏友谊而多做贡献。上船以后,这些日本战俘又全体把黑面包扔出船外,同时骂一句:滚你娘的黑列巴,俄国佬的破烂。以至于海面上飘着几千上万个黑面包,场面蔚为壮观。有人会问,那么艰苦的生活,日本战俘为何会扔掉宝贵的面包,回国途中吃什么。原来,接俘船是日本政府派遣的,船上自备食物。

欢迎来地狱劳改:苏联人民热情欢迎日本战俘

 

在俄的未归国日本战俘后裔,最有名的是俄罗斯自由党的女党首,伊琳娜·袴田,她爹是日本战俘,但同时是日本共产党党员,很早释放,后留在苏联,娶了俄罗斯妻子以后一直未回国,进入苏共中央工作直至退休。另外,很多传说中的日本战俘和苏联女人的故事,事后证明都是人们的以讹传讹,其实一共只有一百多个日本战俘娶了苏联女人以后未回国,留在了苏联。

根据苏联劳改局的官方报告,苏联人曾经严重赞美过日军俘虏,认为他们遵守纪律、作风严谨、吃苦耐劳,品质优良,是最好的劳动力,很多报告还要求尽量拖延遣返。日本人至今认为被苏联运往国内的关东军不是战俘,是非法拘留。

网站编辑 - 郝锐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