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69周年:探访江西万家岭战役毒气受害老人

2014-09-05 中国安全保卫网史鉴春秋 正文
      【保卫工作研究网·推荐】“当年侵华日军在这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还在这投放了毒气弹。这些手段真是太凶残了,完全没有人道可讲。”时隔七十余年,年过八旬的蔡春华老人依然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
 
       正值江南丰收时节,中新社记者从江西省会南昌出发,沿着当年南浔铁路的方向一路向北驱车百余公里,探访位于九江市德安县磨溪乡境内的万家岭大捷战场遗址。
 
       76年前的1938年,中国抗日名将、第九战区第一兵团司令薛岳在万家岭,依据独特的地形地势摆下“口袋阵”,诱使侵华日军第106师团成为瓮中之鳖。这次战役在中国抗战史上几近全歼日军一个师团,史称“万家岭大捷”。
 
       现年84岁的蔡春华老人是万家岭战役的幸存者。他所住的老房子处于当年战场火线中央,后山不远处便是日军106师团的指挥部所在地,而对面的山岭则是中国军队前沿阵地。
 
       “这个芥子毒折磨了我一辈子,到现在每年都还会发作,有时一年发作七八次!”坐在布满弹痕的老房子前,满头白发的蔡春华老人小心翼翼地卷起裤脚,向中新社记者展示他那感染日军芥子毒气、折磨他70余年的肿胀粗腿。
 
       据德安县万家岭战役研究会理事、中共德安县磨溪乡原党委副书记黄德金介绍,日军自侵华战争开始,每遭到中国军队的坚决阻击,就会使用催泪毒气弹。在整个万家岭战役中,日军一旦进攻受挫,就会通过飞机大量投放毒气弹助战。
 
       黄德金说,万家岭战役打完后,日军投掷的毒气弹污染了当地的水源和植被,不少老百姓因接触了沾有雨水、露水的植被而感染毒气,“感染这种毒气后,皮肤会发痒、肿胀、怕冷、发烧、溃烂,不得治愈,终身受其折磨。”
 
       在离当年侵华日军106师团指挥部旧址不远处的磨溪村,中新社记者见到了另一位感染日军芥子毒气的老人冯招生。因受毒气感染,他的左腿比正常人粗了近一倍。
 
       “这都是日本鬼子放的那个毒啊,太害人了!”今年79岁的冯招生告诉记者,发生万家岭战役时他才3岁。他左腿不慎碰到附有芥子毒的植被,腿部肌肉开始肿胀糜烂,并出现奇痒无比的病症。如今,他肿大的左腿走起路来基本没知觉,但一旦发作起来却又备受折磨。
 
       据黄德金介绍,上世纪70年代时,当地几个村庄被日本毒气感染的幸存老人还有20多位,如今不少老人陆续过世。“现在日本有人甚至否认侵华历史,否认南京大屠杀,这都是不认账的行为,这些活着的老人都是日军侵华历史的见证者。”
 
       在磨溪乡南田村头,亲历过万家岭战役的九旬老人郑宗星也深受芥子毒的折磨,如今他行动不便、听力下降,记忆力也十分模糊。但提及当年的烽火岁月,郑宗星连连摇头说,“仗打得好惨!”
 
       秋日午后,放眼望去,万家岭一带,田畴沃野、稻浪叠翠,大金山、张古山、麒麟峰等曾经的战场遗址巍然耸立。黄德金说,虽然日军使用了各种不人道的手段打仗,但就是在这里,中国军队成功毙伤日军106师团等部队日寇17000余名,俘虏100余人,取得了万家岭大捷。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