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史鉴春秋 > 史鉴春秋

揭秘中共历史上隐蔽战线的真相

2014-04-30 16:27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人在夺取政权的革命斗争中,除了在公开战场对敌交战,还在隐蔽战线进行激烈交锋。隐蔽战线的斗争因具备吸引人的神秘性,长期成为影视作品的重要题材,近年来屏幕上还出现了一股“谍战热”。但一些影视作品靠“奢华+手枪+美女”吸引眼球,对观众造成不少误导。著名党史专家、本刊编委、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少将根据多年的研究成果,为读者揭开中国共产党当年隐蔽战线斗争的真相。 
  搞情报不是主要工作 
  近些年来影视作品在谈及过去国共隐蔽战线较量时,经常用“间谍”一词,但这不合乎中国共产党当年隐蔽工作用语,共产党人一般只把对手派来刺探情报的人称为“间谍”。当年苏联把派出的情报人员称为“苏联侦察员”或“红军侦察员”,中国共产党人把从事隐蔽斗争的人一般称为“地下工作者”,对于隐蔽战线的斗争也称为“秘密战”或“秘密工作”。 
  在推翻国民党统治的斗争中,中国共产党人进行了两个战线的斗争:公开的武装斗争和隐蔽的地下斗争。对地下秘密工作的任务,毛泽东在延安整风时曾这样总结说:“公开工作之外,还要有秘密工作与之相配合,这就是党的秘密组织工作,群众的秘密组织工作(作为群众公开组织的核心),党派的秘密联合行动,秘密的情报工作,公开组织与公开斗争的事先秘密准备等。”在毛泽东所概括的秘密工作五大任务中,情报工作只排在第四位。 
  当年,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的最重要目标,是在政治上争取敌占区的人心,地下工作者大多数在从事工运、农运、学运和秘密的统战,发动和组织群众拥护共产党,而不是搜集情报。比如,在解放战争中,中共隐蔽战线的最大成就,是在国统区发动广大群众掀起轰轰烈烈的反饥饿、反内战的群众斗争。这些看似平凡却意义重大的工作,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电影和文学作品对此有过不少精彩的演绎,像《风暴》、《青春之歌》中塑造的地下工作者的形象曾感动了亿万观众。影视作品进入市场商业化阶段后,一些影片出现了“地下工作=搜集情报”的创作误区,导致许多观众一谈到革命战争的地下工作,就认为是“搞情报”,这完全是以偏概全。 
  国民党的前身同盟会从1905年成立起,在未执政前主要从事地下活动,以暗杀、联络会党等方式反抗清政府和北洋军阀,搞情报同样不是主要任务。1925年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1927年在南京再建并获得全国主导地位后,国民党的秘密工作转为以特务工作为主,并成立了专门的特务机构,其成员以黄埔系军队为支柱,又网罗了一批党棍,蒋介石将之用来特务监视和铲除异已。国民党政权不得人心,缺乏群众基础,其特务工作注重于监视和打探情报,同时进行策反、拉拢和思想渗透等特殊任务,也不能简单以“谍战”来概括。 
  情侦机构的“三大任务一不许” 
  1928年,蒋介石建立了自己的情报和特务机构,中统、军统的规模在抗战末期发展到顶峰,在编内勤(即专职特务)达几十万,成为人民痛恨的类似明代“东厂”、“西厂”或德国纳粹盖世太保的恐怖机构。 
  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成立起,在反动军阀镇压下没有合法活动的条件,长期在地下状态活动,1924年~1927年间在国民党当局辖区内才有合法地位。1925年8月,主张联共的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被右派刺杀,据受伤被捕的刺客交待,国民党下一步还要暗杀共产党员。于是由周恩来、陈延年领导的两广区委就此感到有必要建立侦察保卫组织。当时周恩来安排在黄埔军校任职的陈赓等人掌握一些武装保卫力量,并开始在国民党内建立一些内线,就此建立了中共最早的情侦工作,不过当时侦察保卫组织还不健全。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虽然中共中央事先得到内线零星报告,但由于缺乏核心层的决策情报,临机又没有紧急应变的决心,导致上海、广州等地的党组织都遭到突然袭击,大批干部和群众骨干因未及时转移而遭捕杀。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1个月后,从上海脱险的周恩来到达当时的中共中央所在地武汉。他吸取教训,为保卫中央安全建立起“特务股”(后称“特科”),在各处建立内线,并组织了精干的武装保卫人员和秘密交通网。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共专职情报机构的建立要早于国民党。 
  中共专职情报机构的建立对党保存力量起到了重要作用。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昌召开同共产党分裂的会议,此前中共特科便得知动向,在汉口安排了十几处秘密隐蔽地点。会后国民党派人搜捕共产党员时,陈独秀及中共中央所有成员都已不知去向。8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又在汉口秘密召开著名的“八七会议”,国民党的警探也一无所知,随后特科又秘密租船将中央机关由武汉迁回上海,途中也未出意外。 
  1927年11月,周恩来从广东回到上海后重组了中央特科并亲自为特科规定了“三大任务一不许”─“三大任务”是搞情报、惩处叛徒和执行各种特殊任务,“一不许”是不许在党内相互侦察。周恩来提出的“ 一不许”原则,对保障中共后来正常的党内生活极为重要。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克格勃)在列宁去世后便开始涉入联共(布)内部斗争,后来甚至发展成为专属领袖个人的监视工具,结果导致了恐怖的“大清洗”运动。后来毛泽东又一再强调党内不许搞侦察,这对中共避免重蹈苏共的悲剧起到了重要作用。 
  蒋介石从建立特务机构起,就将其用于侦察党内异已,如李宗仁后来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自己任电影《青春之歌》海报副总统时,他身边的卫士都是蒋介石的侦探。只对蒋介石个人负责的军统和中统越过警察、法庭等司法机构直接进行捕人、杀人等活动,连各级军政官员都不能过问,甚至司法机构的官员本身也要受到军统和中统的监视。这种特务政治的泛滥,也是造成国民党政权四分五裂并丧失人心的重要原因。 
  

网站编辑 - 郝锐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