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史鉴春秋 > 史鉴春秋

中共历史上的「总书记失踪案」

2014-04-26 18:49

陈独秀是中共早期的首脑人物。1921年7月,在中共“一大”上,陈独秀被选为中央局书记,相当于总书记。在中共“二大”、“三大”上,陈独秀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也相当于总书记。在中共“四大”、“五大”上,陈独秀担任总书记。陈独秀连任中共5届总书记,而且又是“五四运动总司令”(毛泽东语),名声很大,引人注目,所以他的行踪隐秘,以避开敌探耳目。他的住处经常搬动,而且地址绝对保密。中央和他往往单线联系。在1926年年初,是由中共中央会计兼秘书任作民(任弼时的弟弟)和陈独秀单线联系的。 
  当时陈独秀住在上海。他的最后一次露面,是在1926年1月中旬接见从广州参加国民党“二大”后回沪的朱蕴山。通常会见客人或者开会,陈独秀总是到上海虬江大戏院西边广东街上正兴里任作民住处来,从不让客人上他家。会见朱蕴山时,陈独秀听取了汇报,并派柯庆施、薛卓汉和朱前往安徽省开展工作。 
  此后,陈独秀多日未来任作民处办公。往日,他常去的上海长沙路亚东图书馆编辑所,也不见他的踪影。这时陈独秀的家连任作民都不知道。 
  中央机关与总书记失去了联系,不由得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陈独秀的儿子陈延年来到上海,急于见父亲一面。陈延年是陈独秀长子,1922年入党,曾在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回国后任中共广东区委书记(即省委书记)。陈延年来到上海亚东图书馆,找到经理汪孟邹。汪孟邹是陈独秀的密友,居然也不知陈独秀的下落。四处寻找,杳无音讯。 
  大家都急了。陈延年甚至急得流泪了。大家猜测:凶多吉少! 
  陈独秀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传进国民党右派的耳朵里去。国民党右派趁机放出谣言:陈独秀秘密前往武汉去了,去勾结军阀吴佩孚! 
  于是,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周刊在1926年1月21日出版的第143期上发表了题为《国民党右派的小伎俩》一文,对国民党右派的谣言加以驳斥。 
  不过,陈独秀究竟在哪里?中共中央机关也心中无数。估计最大的可能性是被敌人暗中抓去。中央派出了青年团员高尔柏,来到上海远郊的松江县城。高尔柏是松江人,而当时的江苏省省长陈陶遗也是松江人,高、陈两家有着世交之谊。高尔柏见到了正在松江的陈陶遗,转弯抹角地摸动态,结果陈陶遗一句也没提到过陈独秀,似乎他们没有抓到过陈独秀。 
  实在找不到陈独秀,只得由任作民出面在《民国日报》上登载了“寻人启事”(联络暗号)。见报之后,依然毫无音讯! 
  直至2月下旬,陈独秀突然出现在任作民的住处!陈独秀笑嘻嘻的,一点也没有被捕的样子。中央机关的工作人员获知总书记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陈延年正准备上船离沪,也被急急召回,父子相见,格外高兴。 
  总书记“失踪”一个来月,到哪里去了呢?据陈独秀解释说,他在1月下旬突然患伤寒,住进了医院,于是与党中央失去联系。在医院里,他看到了《民国日报》上的“寻人启事”。他以为反正过些日子就可康复出院,所以没有马上与任作民联系…… 
  一场风波就这样结束。此事被1926年2月下旬的《中共中央特别会议文件》称之为“陈独秀失踪”事件。 
  (摘自河南文艺出版社《名人历史现场》 作者:叶永烈)

网站编辑 - 郝锐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