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经验 > 典型经验

上海的这个邻省 为何敢摘千余名官员“乌纱帽”?

上海的这个邻省 为何敢摘千余名官员“乌纱帽”?

2019-07-29 14:45

      原标题:上海的这个邻省,为何敢摘千余名官员的“乌纱帽”?

  咱们的邻省浙江,市场竞争多元,社会活力充沛,干部“千方百计千山万水”。按省领导的说法,浙江发展靠两大支柱,一是民营经济“香香的”,二是担当干部更是“香香的”。

  浙江干部的精神状态为什么这么好,执政能力为什么这么强?早已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前几天从国新办发布会上传出的一组数字,却从一个角度给予我们答案——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宣布,这一年多来,全省共“下”了1082名省市县管干部,其中省管干部35名。为什么要摘掉这千余名官员的乌纱?车俊给了两个字——“庸者”。

  习近平总书记近日痛斥的“四种官”中,除昏官、懒官和贪官外,大面积的是“庸官”。庸官就是八个字,“推诿扯皮、不思进取”。比如面对日益多发的社会矛盾,尤其是焦点、难点、痛点,庸官的推诿扯皮主要有以下两种表现:一是“退避三舍”,遇到困难绕道走,碰到矛盾躲起来,有了问题朝上推,出了乱子则向基层“甩锅”;二是“击鼓传花”,在一些领域、一些地区,明明累积的矛盾已经积重难返,明明已经民怨鼎沸众怒深痛,但为了“不得罪人”、不出“乱子”,庸官们一拖再拖,一任一任把“定时炸弹”朝后拨,以保他的“为政平安”“为官稳重”,以便“软着陆”、按步高升。

  庸官的“不思进取”,更表现在改革面前。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已经到了“啃硬骨头”的特定阶段,庸官们却安做太平官,既不敢打破现有利益格局,又不愿去碰旧体制的藩篱,加之对于复杂的矛盾问题一筹莫展,对于新技术、新业态、新的组织形式和市场方式一无所知,致使为政多年、“江山依旧”,一步步被淘汰出局。

  浙江的千名庸官,这一年是被罢官、撸去顶戴了,但庸官给事业造成的莫大损失,岂是撤、免、调职可以“到此为止”的——还记得那个曾经的副省级高官童名谦吗?童既不贪财也不好色,似乎是个“清官”,唯一的娱乐是“下班后在机关大院散步”。但就是这个“干净”官,不论是主政湘西、邵阳还是衡阳,其所任之地,接二连三发生轰动全国的“大乱子”,湘西非吸案也好,衡阳贿选案也好,都有他的“一筹莫展”,都有他的“严重不负责任”,所以成了十八大后首个因“玩忽职守”而被判处五年徒刑的高官——你看我们对于无能庸官,还能让他“一直坐在位子上”吗?

  其实这次国新办发布会上,还有一则浙江“官闻”,险些被公众忽略掉了——浙江省市县三级纪监委为1039名受到不实举报的党员干部澄清正名,光省委组织部就给314名党员干部“平反”,均由主要领导干部,到被举报干部的单位,代表党组织正式作出说明,并宣布明确结论。

  这条“千官正名”的新闻,其意义一点也不比“千吏罢官”小——反腐纠风,民主监督、干群举报是需要的,但也要防止被一个倾向掩盖的另一个倾向,这就是“经常干事的人受举报多,提意见多,人民来信多”,其中不乏不实举报、错告甚至诬告。试想一下,一个领导干部,他要在发展改革民生第一线披荆斩棘、叱咤风云,但时时要提防来自身后的冷箭,要背着沉重的思想顾虑,甚至头上悬着达摩克利斯的剑,你要他的精神状态怎么能好?你要他怎么做到负责任、有担当?有的“组织”,对于那些所谓的“问题”,既不查明,也不撤案,让它“留中”不理,几年之久一直把干部“挂起来”;有的明明已经查清无事,但就是不给人“澄清正名”,甚至以“有争议”“有反映”为名不予以重用。车俊书记说,在澄清正名后的现场,“有的干部泪水当场就下来了”,可见这些官员过去是在什么状态下担当工作、开辟局面的呀,他们盼望“组织上对自己的负责和担当”又已经是多么久了啊!

  干部的精神状态,是时下一个突出的问题,读一读浙江的这两条“官闻”,难道不能使我们有所触动、有所感悟?!
 

网站编辑 - 郝锐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