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生命中12种危险因素 可能延缓或预防40%痴呆发生

2020-07-31 中国安全保卫网健康百谈 正文

  原标题:调节生命中12种危险因素,可能延缓或预防40%的痴呆发生

  《柳叶刀》(The Lancet)最新发表“柳叶刀特邀重大报告:关于痴呆的预防、干预和照护”2020年报告。报告提供了关于预防痴呆最佳证据的最新分析,发现调节整个生命历程中的12种危险因素或能延缓或预防40%的痴呆病例发生。该报告呼吁每个国家以至每个人都应积极预防痴呆,并提出了一系列通过制定政策和改变生活方式来预防痴呆的建议。

  专家将中年时期的过量饮酒和头部外伤,以及晚年时期的空气污染暴露列入痴呆的关键可调节危险因素列表——从儿童期至晚年期的可预防因素从9种增加到了12种;

  该报告还重点介绍了向政策制定者和个人提出的9项建议,以帮助降低痴呆发生风险,包括为所有儿童提供初等和中等教育、减少有害的酒精饮料摄入、防止头部受伤、使用助听器并保护耳朵免受强噪声干扰,以及迅速改善空气质量等;

  预防痴呆的潜力巨大,对于拥有三分之二病例的中低收入国家可能影响最大。

  《柳叶刀》(The Lancet)最新发表“柳叶刀特邀重大报告:关于痴呆的预防、干预和照护”(The Lancet Commission on Dementia Prevention, Intervention and Care)2020年报告。

  报告显示,调节整个生命历程中的12种危险因素或能延缓或预防40%的痴呆病例发生。

  该报告已经在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国际会议(AAIC 2020)上进行了报告。

  综合考虑,这三种新的危险因素与6%的痴呆病例发生相关——估计有3%的病例可归因于中年时期头部外伤,1%可归因于中年时期饮酒过量(每周饮酒超过21个单位),2%可归因于晚年时期空气污染暴露。

  其余危险因素与34%的痴呆病例发生相关 [1],其中对痴呆发生最相关的三种因素包括早年受教育程度较低(占7%)、中年听力损失(8%)和晚年吸烟(5%)。

  该报告由28位世界顶级痴呆研究专家牵头,以2017年“柳叶刀特邀重大报告:关于痴呆的预防、干预和照护”确定的9种危险因素为基础 [2],提供了关于预防痴呆最佳证据的最新分析。这篇最新报告呼吁每个国家以至每个人都应积极预防痴呆,并提出了一系列通过制定政策和改变生活方式来预防痴呆的建议。

  目前全世界约有5,000万痴呆患者,预计这一数字到2050年将增加至1.52亿,约三分之二的痴呆患者生活在中低收入国家(LMIC),因而这些国家的痴呆患者的数量增长将尤为显著 [3] 。痴呆对个人、家庭和经济具有巨大影响,全球每年由痴呆造成的损失估计约为1万亿美元 [3]。

  庆幸的是,部分国家的痴呆患者在老年人中的比例有所下降,这可能得益于教育、营养和医疗保健水平的提高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提示通过预防措施降低痴呆患病率的可能性。

  该报告的第一作者、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K)的Gill Livingston教授表示:“我们的报告表明,政策制定者和个人有能力通过对人生各阶段的调整来预防和延缓绝大部分的痴呆发生”。“干预措施可能对那些受痴呆危险因素影响较大的人产生最大影响,如中低收入国家和脆弱群体,包括黑人、亚洲人及少数民族人群在内的弱势群体。” [4]

  Livingston教授还强调:“作为社会整体,我们需要思考的不仅限于通过增进身体健康来预防痴呆,还应着手解决不平等来改善人们的生活条件。我们可以通过创造积极健康的社区环境来降低风险,

  在这种环境下,体育锻炼是常态,所有人都能享有更全面均衡的饮食,并且尽量减少酒精的过量摄入。”

  [4]

  为了降低罹患痴呆的风险,作者向政策制定者和个人提出了9项积极建议:

  从40岁左右的中年开始,致力于将收缩压维持在130 mm Hg及以下。

  鼓励听力受损者使用助听器,并通过避免耳朵遭受强噪声来减轻听力损失。

  减少对于空气污染和二手烟的暴露。

  防止头部损伤(特别是从事高风险行业和运输行业的人群)

  防止酒精滥用并将每周饮酒量摄入量限制在21单位以内。

  停止吸烟并支持身边人戒烟(作者强调这将有益于任何年龄的人群)。

  为所有儿童提供初等和中等教育。

  在中年时期甚至老年时期尽量保持积极的脑力、体力和社交活动。

  减少肥胖和糖尿病。

  鉴于痴呆在中低收入国家的发病率比在高收入国家的发病率增长得更快,这些行动倡议对中低收入国家尤其重要。这归因于预期寿命延长和某些痴呆危险因素在这些国家出现的频率较高,例如受教育程度较低,高血压、肥胖和听力损失的患病率较高,以及迅速增长的糖尿病发病率等。

  基于此前纳入9种危险因素的模型,作者估计,与全球相比,中低收入国家可预防的痴呆病例占比更高。据估计,在全球范围内,这9种危险因素与35%的痴呆病例发生相关,而在中国40%的病例归因于这些因素,印度为41%,拉丁美洲则为56%。

  作者提醒,因为此前的研究使用了保守估计来预测这9种危险因素在相应人群中的流行率,而且也未考虑另外三种新的危险因素,所以归因于这些可调节因素的痴呆病例占比估计值可能更高。作者还指出,有关痴呆的研究证据几乎全都来自于高收入国家开展的研究,因此中低收入国家的疾病风险可能有所不同,干预措施也需要进行调整,从而基于不同的文化和环境提供更好的证据和支持。

  作者指出,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和在中低收入国家建立的预防评估模型包含一种假设,即各种危险因素与痴呆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同时他们也十分谨慎,仅纳入了具有强有力证据表明二者存在因果关系的危险因素。

  该报告的共同作者、尼日利亚伊巴丹大学(University of Ibadan, Nigeria)的Adesola Ogunniyi教授表示:“痴呆危险因素在中低收入国家的高发生率意味着,与‘高收入国家’相比,在中低收入国家或许有更高比例的痴呆病例可以得到预防。在这种情况下,关于应对痴呆危险因素的国家政策,如普及初等和中等教育以及禁止吸烟的政策等,可能具有大幅减少痴呆病例的潜力,因此应当予以优先重视。我们还需要在中低收入国家开展更多的痴呆研究,从而更充分地了解这些地区的风险。”[4]

  在报告的最后一部分,作者主张采用整体和个性化的循证照顾,通过维持身心健康、提供社会照护和支持来满足复杂的患者需求。保持痴呆患者的身体健康对维持他们的认知非常重要,但是患者往往患有其他疾病,从而导致住院治疗,这对于痴呆本身是不必要的且可能是不利的,但常常可以预防。

  作者指出,痴呆患者由于年龄因素和伴有高血压等既往疾病,对COVID-19具有较强易感性。保持身体距离的防疫措施对痴呆患者来说可能十分困难,他们可能难以遵守COVID-19的防治指南,或者因无法与照护者和家人接触而感到痛苦。作者呼吁,不应让未明确是否感染COVID-19的人进入疗养院,从而保护疗养院居民;应对工作人员进行常规检测,当发生院内暴露时确保对有症状和无症状的居民都进行检测,工作人员或居民不应在多处院所之间活动;此外,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来探究如何在当前疫情大流行和未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情况下保护痴呆患者。

  NOTES TO EDITORS

  This Commission was partnered by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 the Alzheimer’s Society, UK,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Council, and Alzheimer’s Research UK。 These organisations funded the fares, accommodation, and food for the Commission meeting but had no role in the writing of the manuscript or the decision to submit it for publication。 The Commission was conducted by researchers from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 UK,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Australia, University of Exeter, UK, University of Plymouth, UK,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UK,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UK, Tel Aviv University, Israel, Goa Medical College, India,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US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USA, Kaiser Permanente Washington Research Institute, Group Health Cooperative, USA,  University College Hospital, Ibadan, Nigeria, University of Montpellier, Franc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UK, Geriatric Medicine Dalhousie University, Canada, Leonard Davis School of Gerontology of 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UK, Vestfold Hospital Trust, Norway, University of Oslo, Norway,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USA。

  [1] The full breakdown of the 40% of cases that could be prevented is as follows: early life education contributes 7%, mid-life hearing loss 8%, mid-life brain injury 3%, mid-life hypertension 2%, consuming more than 21 units of alcohol per week in mid-life contributes 1%, mid-life obesity 1%, smoking 5%, depression 4%, social isolation 4%, physical inactivity 2%, diabetes 1%, and air pollution 2%。 

  [2] https://www.thelancet.com/commissions/dementia2017

  [3] https://www.alz.co.uk/research/world-report-2018

  [4] Quote direct from author and cannot be found in the text of the Article。

  College London; St Georges University of London and University Hospital NHS Foundation Trust; and University Hospitals Bristol and Weston NHS Foundation Trust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