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贝鲁特港特大爆炸看危化品行业中的“灰犀牛”事件

2020-10-27 中国安全保卫网风险防控 正文

  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发生硝酸铵特大爆炸事故,截止目前造成至少137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数百人失踪,30多万人无家可归,事故举世皆惊。
 
  硝酸铵是一种常见的危化品,主要用作农业化肥和制造炸药。自上个世纪20年代以来,重大的工业爆炸事故很大一部分来自硝酸铵,如:1921年德国巴斯夫公司硝酸铵爆炸事故,造成509人遇难;1947年美国、法国接连发生3起硝酸铵货船爆炸事故,造成上千人遇难;2013年美国得克萨斯州韦斯特化肥厂硝酸铵爆炸事故,造成15人遇难;2015年天津港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硝酸铵爆炸事故,造成165人遇难。
 
  应该说大家对硝酸铵的爆炸危险性已耳熟能详,但为什么时至今日事故仍频频发生呢。贝鲁特港仓库硝酸铵特大爆炸事故就是典型的“灰犀牛”。“灰犀牛”是指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它不具有随机性和突发性,而是在出现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发生的大概率事件。犀牛体型笨重、行动迟缓,“灰犀牛”事件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人们看见它在远处,却往往毫不在意,进一步说,就是缺乏底线思维。
 
  一是对“灰犀牛”事件认识不足,对存在的风险习以为常,消极地采取“鸵鸟战术”,忽视了事故发生前的征兆。黎巴嫩贝鲁特港爆炸事故发生前,海关总署已多次警告硝酸铵极端危险,但未引起重视,未采取有效安全措施。
 
  二是管理上存在漏洞,不论是天津港爆炸事故还是贝鲁特港爆炸事故,都存在违规储存硝酸铵的问题。比如,硝酸铵与其他化学品的安全距离不足,没有遵守“直装直取”的要求,违规长时间存放等。
 
  《灰犀牛》一书的作者米歇尔·渥克认为,人类社会最可怕的并非不可预知的小概率事件,而是那些近在眼前的大概率发生的危机。化工行业是我国的经济发展支柱产业,但因其系统性问题和结构性矛盾,同时也是安全生产事故的重灾区,尤其近年来重特大事故频发。“三高”气井井喷失控、海上钻井平台泄漏、大型原油罐区火灾爆炸、液态烃罐区及装卸区的火灾爆炸、穿越人员密集区或环境敏感区长输管道泄漏火灾、剧毒化学品泄漏、危化品槽罐车火灾爆炸、危化品固废火灾爆炸、海上原油巨轮泄漏等风险就是危化品行业中的“灰犀牛”,近年来的重特大事故也主要集中在上述领域。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就明确提出:我们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
 
  一是高度重视“灰犀牛”事件。增强危机和风险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和问题导向,摸清石化行业中“灰犀牛”风险隐患底数,区分轻重缓急和影响程度,突出重点,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
 
  二是消除“灰犀牛”。通过研发本质安全工艺、及时处理和转移危害物质,降低重大风险。
 
  三是管控“灰犀牛”。利用保护层理论,提升自动化控制水平,完善安全仪表功能,强化物理保护等系列措施,牢牢地将“灰犀牛”关进笼子里;充分利用安全生产风险监测预警系统,强化对石化行业中有关“两重点一重大”的“灰犀牛”事件的监测预警,发现征兆后及时采取措施。
 
  四是应对“灰犀牛”。基于“最坏可信”理念开展危化品行业重大事故情景构建,从人员、装备、预案等多个层面完善应急准备,备预不虞。

  中国安全生产 袁纪武
    中国安全保卫网 投稿邮箱:bwgzyj@163.com 网站编辑:郝锐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