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两位书记的耳光 “打”出的为官境界天上地下

2021-01-20 中国安全保卫网党风政风 正文

  原标题:两位书记的耳光,“打”出的为官境界天上地下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让公众大跌眼镜。目前,当地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公众期待一个有信服力的调查结果。与此同时,不少网友都在热传多年前另一个“书记扇耳光”的故事。两个书记,两个耳光,打出截然不同的回响,天上地下之差令人深思。

  2018年7月3日,《菏泽日报》刊发当地媒体记者讲述的一段往事:改革开放初期,时任山东菏泽地委书记周振兴到村里看望一位重病在身、革命战争年代牺牲了丈夫和三个孩子的老奶奶。询问这位做过杨得志将军的房东、曾一天为将士做过9顿饭、不惜变卖嫁妆也要让将士吃饱吃好的老人有什么要求时,老人的回答是“想吃半碗肥中带瘦的猪肉”。掏钱帮老人满足愿望,回到县委开会,说起这位为中国革命做过重要贡献的老人,生重病了竟吃不上半碗猪肉,周振兴突然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我们这些大大小小书记的脸还叫脸吗?”

  在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事件后,40余年前“要脸”的书记自打耳光的“旧闻”引发刷屏,即便不看网友跟帖,“有声”的耳光已经有了无声的答案。

  周振兴书记的耳光,打出的是共产党员的良知,他觉得百姓没能吃饱吃好,是因为自己工作没做好,心里满是自责和愧疚,觉得共产党的书记如果不能为人民谋幸福,愧对人民愧对党;而济源这位书记的耳光,打出的是专横跋扈,无论起因,都与党员领导干部的身份格格不入,折射出权力任性下的作风粗暴、颐指气使。

  同样是耳光响亮,“打”出的为官境界天上地下,谁是公仆情怀,谁是耍权弄威,人民群众洞察秋毫。自打耳光的书记,烛照出共产党人不忘人民的初心和担当;打人耳光者,抑制不住的是“官老爷”的狂霸,凛凛“官威”背后是扭曲的权力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正是许许多多像周振兴书记那样人民至上、情系苍生、初心永驻的公仆,我们党才能不断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而少数领导干部耍官威、做“老爷”,背离初心使命,正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决推进作风建设、开展初心教育要解决的问题。

  人们翻出旧文,钩沉往事,积极转发,既是希望通过对比,表达对“掌掴闹剧”背后变味权力观的深恶痛绝,更是希望以周振兴老书记自扇耳光的故事为初心教材,启示领导干部如何为官,如何牢记初心使命,让我们党永远不负人民。

一记“反面”耳光引来又一个实名举报

  原标题:一记“反面”耳光引来又一个实名举报

  只有严格遵循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要求,注重官德与修养,才能不被群众戳脊梁骨。

  文 | 蒲 琳

  大连“卢书记”尚未远去,济源“张书记”又赶着来凑热闹。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一事在网上发酵一天后,今天(1月19日)有了新进展——

  今天凌晨,大河网发布消息称,关于网上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有关问题河南省有关部门正在深入调查。

  此外,让这位“张书记”没有想到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情又朝着另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据《济南时报》报道,继打政府秘书长耳光被举报后,张战伟又遭检察院干警实名举报。

举报人李安林
举报人李安林

  当巴掌抡起之时,没有一个人能全身而退。只是张战伟或许未承想,这记耳光会以更大的分贝响在自己脸上。

  1

  公开资料显示,张战伟出生于1963年10月,曾任河南省纪委常委、河南省委巡视工作办公室主任(正厅级),2016年8月任济源市委书记(正厅级)。

  而翟伟栋出生于1971年1月,就是河南济源人,一直在家乡工作,曾任济源市虎岭产业集聚区党工委书记(正处级),济源市委副秘书长,济源市委、市政府督查局局长、党组书记,2016年11月任济源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

  本是同事的两人怎么就大打出手,还到了要写举报信的地步?

  事情源起于1月16日,微博博主“济源市尚娟”发帖,实名公开举报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举报中,尚娟称自己是翟伟栋的妻子,去年11月11日早晨,翟伟栋与其他市领导在机关餐厅角落里吃早餐时,被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尚娟还在帖子中表示,此事诱发了翟伟栋的心脏病。作为翟伟栋的妻子,她倍感痛苦与煎熬,因此实名公开举报张战伟,为的是“还丈夫一个公道,不能让老实人受欺负”。

  目前,官方调查结果仍未公布,大家最为关注的始终是“市委书记为何要打市政府秘书长”,仅仅是因为举报中所说的“不应该在该餐厅吃饭”?

  有媒体援引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回应称,事发的机关食堂平时多为非济源籍领导用餐地,济源籍的翟伟栋在此用餐被张战伟质问后,翟伟栋出现过激言语和行为引发争执、导致冲突。

  1月18日中午,翟伟栋曾对媒体记者表示:“(网帖)是我妻子发的,我不知道,都叫她全部删除了,删除干净。”但对于是否真的被打了一记耳光,翟伟栋并没有表态。

目前尚娟在微博以及其他平台发布的举报帖文均已经删除
目前尚娟在微博以及其他平台发布的举报帖文均已经删除

  在笔者看来,在以前“卢书记”“张书记”这些事或许都没什么人知道,更不会成为影响如此之大的全国性事件。但网络时代,两位书记以这样的方式“走红”并非偶然,人们高度关注“一通电话”和“一记耳光”的背后,其实是出于对干部耍官威、搞特权现象的深恶痛绝。

  目前,事件真相如何,希望有关方面能尽快给社会一个交代。

  2

  而让张战伟没有想到的是,这记耳光也引来了又一个实名举报——1月18日下午,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同样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李安林在举报中说道,“张战伟涉嫌违法提拔涉嫌违法犯罪人杜中联,后者在一起强拆过程中将被害人李平贵致死”。

  笔者梳理相关报道后发现,在李安林的众多举报材料中,有涉及时任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的举报内容,但跟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其实并无多少关联。那么,这次他为何突然在网上实名公开举报张战伟?

  对此,李安林坦言:“实际上我的举报比尚娟早很多。这次看到尚娟实名举报后,我确实想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举报也能引起外界重视。”

  李安林表示,他举报张战伟主要是指对方涉嫌违规提拔干部杜中联,“杜中联在时任镇长期间组织的这次强拆并致人死亡,市委书记不但没有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任何处理,杜中联反而由镇长升为承留镇书记,这严重违反了中国共产党任用选拔条例”。

  正如《新华每日电讯》新华观点在题为《这一记“耳光”,是反面“警醒”》的评论文章中所强调的那样,这一记“耳光”,其实是从反面“打醒”更多领导干部:只有严格遵循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要求,注重官德与修养,才能不被群众戳脊梁骨。

  对于李安林实名举报一事,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调查清楚。

  参考来源:新华每日电讯、长安街知事、济南时报等

    中国安全保卫网 投稿邮箱:bwgzyj@163.com 网站编辑:郝锐妮